安歌是琰琰的榛子酥

王凯底线,任何不尊重他的人请远离我。
原则:正主高于圈子,圈子高于大大(在任何圈适用)
瓶邪,黑花,启红,AM。
以上任何一项在我眼里神圣不容侵犯。
楼诚中。
魔道祖师——曦澄/双道长/忘羡/追凌/聂瑶。
HE主义者。CP可逆不可拆。
盗笔圈文在微博。
三次元忙疯,择日更。

圣道祖师 8

39.

魏无羡在连廊上走来走去,一间一间客房看过去。

下不去手啊。

收拾客房干什么!?好不容易才把人拐来。

可是对蓝忘机来说,他们差不多可以算是初相识,头一晚就同床共枕是不是太不矜持。

不能同房,那就隔壁吧。

40.

客房平日里都有仆人打扫,魏无羡需要做的不多。蓝忘机失踪之后他在自己房间养了好多兰草,现在刚好搬两盆到隔壁。

魏无羡看看这性冷淡风的房间,心想蓝忘机肯定喜欢。
可是还缺点什么?

魏无羡一拍大腿,把客房的被子塞到柜子里,然后跑回自己房间抱了一床自己的被子过来。

香香的,软软的,羡羡的,被被。

41.

睡前泡个澡,晚上睡得好。魏无羡瘫在浴桶里愉快地哼着歌。

“我...

[谭赵短篇]万家灯火

@楼诚深夜60分 :万家灯火

这个词让人想到夜晚坐着车穿梭在城市里,道路两旁居民楼的窗里透出灯光,平淡,但是温暖,是世间最朴素的爱。

谭赵二人,一个商业大鳄,一个医学精英,然而他们面对彼此,想要的不过也就是一份纯粹的既不华丽也无修饰的温暖。在爱情里,不安总会有的,何况是这样优秀的两人,然而哪怕兜兜转转,相爱的人仍会选择相爱。这便是这几个小短篇的初衷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月的天气冷得有些可怕,湿寒湿寒的风穿透外套,里衣,皮肤,刺入骨骼。冰冷刺骨。

站在窗前吹了两下,脸上犀犀利利地疼。赵启平吸吸鼻子,伸手把窗关上。墙上的挂钟反着刺眼的白光,滴滴答答走向二...

圣道祖师 7

34.

自从江枫眠和虞紫鸢去云游之后,江澄接手江家的大小事宜,这些年来什么稀奇古怪的事都见过了,然而这人死而复生却是头一回。

面前的蓝忘机不是鬼不是魂,是实实在在的大活人。

老天,魏婴怎么还没乐上天。

35.

江澄对蓝家人实在算不上喜欢,敌意却也没有,他把蓝忘机让进堂屋,吩咐人上了好茶。

三个人聊了几个时辰,江澄大概听明白了两件事:魏无羡的蓝忘机回来了,但是该忘的不该忘的全忘了;以及,这些年来的藕霸都去了哪儿。

36.

晚饭江厌离特意从金家回来炖了莲藕排骨汤,江澄和魏无羡最喜欢。

“蓝二公子多吃点,”江厌离笑意盈盈给弟弟们盛汤,“可惜今年还是没有藕霸,不过味道也很好了。”...

圣道祖师 6

29.

蓝忘机不动声色地向后撤了一步:“蓝二……我是蓝家的二公子?”

魏无羡点头如捣蒜:“是了是了,你大哥是蓝家的宗主泽芜君,还有个凶巴巴的叔叔和他带出来的臭小子。”

“当年我出事,他们可曾受到牵连?”

“牵连总归免不了,不过对蓝家来说温家就是杂碎罢了。”

“我可是被逐出家门?”

“那更不可能,你大哥若见到你,不知会有多欣喜。”

30.

蓝忘机朝魏无羡拱了拱手,转身要走。

“蓝湛!”魏无羡两步抄到他前面,“你这是要走?”

“回姑苏。”

魏无羡急得跳脚,敢情刚才自己说那么多,蓝二公子竟不为所动。

“阿湛,天色不早了,不如你先跟我回江家,明日我陪你一同去姑苏,路上也好有个照...

圣道祖师 5

20.
听完这些话,蓝忘机仿佛遭受了九九八十一道天雷,外焦里嫩。
断袖,龙阳,给,选一个明白的。

21.
当年蓝忘机灰飞烟灭,不知过了多久才醒过来。
睁开眼的时候,周身云雾缭绕,恍若仙境。
后来才知道,自己的肉身没有了,魂魄却被抱山散人收了来。天天用仙气笼着,两三年过去这才终于清明了。

22.
抱山散人也是个主张圣道的,不入世,没人知道。
当年闻着味收回来一个魂儿,瞅瞅,前途无量,死了可惜。

23.
既然醒了,蓝忘机不打算多做停留,抱山散人也无意留他。
蓝忘机站在门口,试探着迈出去一只脚,又收回来。
“没什么交代我的吗?”
“没什么想问我的吗?”
两个人同时开口。

24.
总得再造个肉身。
云梦的莲花坞,人杰地灵...

【谭赵】新年快乐(一发完)

 @楼诚深夜60分 又是一个新年

刚好以前记过一个梗,就写了。

12月22号是谭宗明的生日。

作为掌握上海经济命脉的大鳄,生日这天赶着献殷勤的人自然不会少。或是为了钱,或是为了权,或是为了人,想爬上谭总一百平米大床的人费尽心机。不过这些红男绿女都不知道,谭总床/上早就有人了,就一个人,一个叫赵启平的骨科小医生。

两个人的缘分来得有几分奇妙,都要感谢赵启平养的猫看上了谭总家的大花园。谭总没把冒冒失失闯进来的毛球儿赶出去,反而把毛球儿连同饲主一起留了下来。

住在一起三年多了,待在一起的时间却总觉不够。谭总大权在握,小事可以分给下属。赵医生不行,动辄从早忙到晚。尽管如此...

圣道祖师 4

大家说要有撩,于是就有了撩。

15.
不过叫阿湛真的挺好的啊,魏无羡心想。
“阿湛……”
蓝忘机面无表情地看着他。
“阿湛?”
蓝忘机无可奈何地点点头。
“阿湛阿湛~阿湛哥哥!”夭寿啦,羡羡的脸不要他啦。

16.
蓝忘机利用面无表情的时间快速思考,可他真的想不起来这个看起来跟他很熟的家伙是怎么回事。
“之前大概发生过什么意外,过去的事我几乎不记得了。”
魏无羡挠挠头:“我看出来了。”
“看公子的样子,莫非是与我相熟?”
天天放在心上细捻,我对你可是不能更熟了,魏无羡腹诽。
你对我那就不知道了。

17.
要实话实说,魏无羡默默在心里告诫自己,要做个高尚矜持有原则的人。
“那当然,咱俩比谁都熟!”
好吧,眼跟前这个就是原...

【楼诚多CP】炸毛男友的安抚方式

全是段,段,段子
cp见tag

Part 1 受炸毛的场合

1. 楼诚
阿诚:“手表!”
阿诚:“西装!”
阿诚:“核桃!”
阿诚:“画框!”
阿诚:“沙发靠垫!”
阿诚:“情侣外套!”
阿诚:“特级小鱼干!”
木娄:“买买买买买买买!”

2. 蔺靖
琰琰:泪眼汪汪。
琰琰:泪眼汪汪。
琰琰:泪眼汪汪。
蔺晨摇摇扇子:“我回琅琊阁是交接新阁主去了,以后还求陛下赏我间屋子睡觉。”

3. 荣方
小方:瞪。
小方:瞪。
小方:瞪。
小方:“哼!”
荣石默默牵过人家的小白手儿,把自己的红宝石戒指套在人家无名指上。
(不过小方觉得戒指有点大)

4.谭赵
平平:“不想跟你说了,我今晚不去你家了。”
老谭:“行,不说了。那今晚去你家,想怎...

圣道祖师 3

忙死了,先更个段子。

10.
这真不是魏无羡想跟少侠套近乎。
肤白貌美,凤眼浅眸,身高八尺。
朝思暮想了十三年的人,能不眼熟吗。
幸好周围都是些平民百姓,不懂世家之间的恩恩怨怨,也不眼熟他蓝二公子。
老百姓们淳朴善良热情好客,非要请少侠去家里喝一杯。
魏无羡暗道不好,被人认出来可就麻烦了。
“借过借过,”他拨开人群挤到蓝忘机旁边,“各位乡亲,这位是在下同门师弟,师门有诫,行善除怪不可私受酬谢。时候不早,在下要带师弟回去了。”
说罢,魏无羡抓起少侠手腕就走。

11.
蓝忘机跟着魏无羡跑了二里地,一句话没说。
到了树林里,魏无羡发现自己还抓着人家手腕子,觉得有些冒犯。
“蓝二公子,刚才是我失礼了,不过我也是为了你好...

圣道祖师 2

还是段子

6.
修仙问道的人哪有说死就死了的呢?
就算死了也该留点什么,三魂七魄,总不能全都散了。
凡体要是没了,魂魄都要另寻去处,不好找啊。
魏无羡不怕找,再找十三年也行。
可是蓝忘机等不了啊,这么久了,魂魄要是就这么飘着就不好说了。

7.
魏无羡觉得自己得动动脑子,脑子是个好东西。
他试了试换位思考,如果他是蓝忘机,身死之后会去哪里。
那当然是乱葬岗,修身养性飞升登天的好去处。或者就是云梦莲花坞,老窝嘛。
可是蓝忘机这个离经叛道的冰山雪莲肯定不会去乱葬岗这种地方,而如果他回了云深不知处的老窝,那蓝大宗主肯定会知道。
毫无头绪,毫无头绪啊。

8.
太久了,要是没有魂飞魄散,肯定已经找了个身子附上。
不管在哪儿...

我关注的人

© 安歌是琰琰的榛子酥 | Powered by LOFTER